卷快乐

【洋灵】校服 上

是洋灵。
酒吧吉他手x高三生。
绝对没车,标题是我瞎起的…
宝贝儿们准备好了就gooooooooooooo












李振洋杵在那一阶楼梯上,他自来比李英超高半个头,现在更是居高临下的瞅着人家。他又拢了下手里的破吉他,声音柔软又嘶哑:“李英超,你真希望过成我这个样?”

李英超上身只套了件校服,蓝白相间的运动服被洗的看不清原本的颜色。他的表情被埋没在黑暗里,他说——

“当然了。”

李振洋被他气笑了:“你他妈就是一小傻逼。”

----

高中的最后一年,李英超的校服外套终于被洗烂了。他妈站在椅子上去够晾衣架上破破烂烂的外套,李英超离的很远也能看见后背上破了个洞。他妈两手掐着那校服袖子,歉意的说:“对不起啊宝宝,新的校服还没到,你先凑合穿两天。”

李英超含糊不清的应了一声,披上外套背上书包走人了。

已经是秋天,风冷的刺骨。李英超的自行车有点儿故障,骑的时候会有“铃铃”的声音,烦人又清脆。他里面只穿了件半截袖,小脸被冻的发白,李英超正想要不要冒着迟到的风险回家取件大衣穿,头上一片阴影,他被一件温暖的棉服包围了。

“哎呦呦,这是哪儿来的小可怜啊?我必须得宠!”李英超没转头,他听见一个熟悉的、懒洋洋的声音这样说。“那洋哥,棉服我收下了哈?”

李振洋大手一挥:“你快走吧,别迟到。”

李英超一脚踢开脚撑,把自己整个人都包在深蓝色的棉服里,伴着烦人的“铃铃”声走了。

李振洋打了个很大声的喷嚏,引得行人纷纷侧目,他尴尬的蹭了蹭鼻子,转身走进早餐店。

李振洋在一间小破酒吧工作,酒吧业绩摇摇欲坠,随时有关门大吉的风险。他跟酒店老板是大学同学,没事儿唱唱小歌啦,跟岳明辉学学吉他啦…倒也乐得自在。

岳明辉是海归硕士,在英国待了几年学了不少东西。回国之后开了间酒吧,往里倒贴的钱至今没回本。

李振洋和李英超呢…是在早餐店认识的。

当时李英超刚高一,穿着一件崭新的校服外套,长出的一大块裤脚被他妈妈用缝纫机压进去。小孩儿手里拿着五块钱,紧张兮兮的扔在人家玻璃柜上,还从兜里翻出俩钢镚儿。“要俩素包子一碗小米粥,在这儿吃不带走。”

李振洋让他给逗乐了,吃的一嘴油还没来得及擦。李英超愤愤的转过去:“你笑什么!”李振洋抽了张纸擦了下嘴,被粗糙的面巾纸喇的龇牙咧嘴。李英超面红耳赤的,他初三之前都是一起床就有热好的牛奶和面包放在床边上,面包翻开一看炼乳给抹的均匀。可能是觉着自己被嘲笑了吧,那点小孩子心性一口气涌上来堵的难受。

“嗯…没笑什么,就是看你挺可爱的。”

李振洋刚说完就又笑了起来,小孩儿头上炸开一朵蘑菇云,脸红的不成样子。老板娘端着一坑坑洼洼的小铁盘,也看着他笑了起来。

李英超一声没吭,接过老板娘手里的小铁盘随便找了个地方开始吃早饭。等他吃完了,站起来背上书包拍拍屁股准备走人的时候,李振洋拦住了他。

他笑眯眯的递了张纸过去,底稿是红线的笔记纸,边缘撕的特别丑,顶上就写了一串数字,一瞅就是电话号。“小帅哥,游泳健身了解一下?”

李英超用食指和中指夹起那片儿纸,撕成四瓣飘在饭桌上。“教练,你家人没告诉过你不要接面目可疑的人递过来的东西吗?”

李振洋表情变都没变,还是那样笑眯眯的,一瞅就欠揍。揍完还得替自己辩解:“哎呦,真不是我想打他!是他的脸把我拳头吸过去的呀!”

“那帅哥再见咯。”

第二天李英超用手拨开早餐店的珠子门帘,紫白相间的珠子滴里啷当的撞在一起,他看见昨天那个位置上又坐了一张欠揍的脸,又是一张撕的七扭八歪的笔记纸,又是一串十一位的数字。

“小帅哥,游泳健身了解一下?”

李英超收下了。

----

李英超晚上放学回家就钻进自己屋子里,给那串139开头的电话号码拨过去,听着嘟嘟的长音胡思乱想:不会是新型诈骗吧?

幸好,电话在李英超不耐烦的边缘前通了。李振洋的声音从听筒里穿过来,有种谜一样的年代感:“喂?”

李英超惊讶的“哇”了一声,“天哪,原来你不是骗子?”李振洋哭笑不得:“我有那么面目不善啊?”李英超信誓旦旦的点了点头,才想起来打电话对面看不着,又补了一句:“很特别非常的有。”

后来他们又聊了点儿无关紧要的事,李英超迅速在13分钟47秒的时间里和这位昨天还被他认作是骗子的人混熟了,他们甚至约好要在这周六去市动物园转一圈儿,李英超美滋滋的想。

他妈在他眼前打了两个响指,“唉,唉,小超?这孩子傻了…?”李英超轻轻拍掉他妈的手:“没傻呢,你这不是咒我么?”

呃…然后周六那天由于李英超的周末作业堆积成山,他理直气壮的放了李振洋的鸽子。

----

这周末李英超的班群炸了,同学兴致勃勃的商议要去一间酒吧玩,还盛情邀请李英超一起。据她们描述,酒吧老板又帅又温柔,说的一口好英腔,调酒简直一流。还有个高高瘦瘦的吉他手,在台上弹抒情歌,尾音拖的绵长还温柔的要死,环境简直一流。

李英超能拒绝么?他周末早早的坐在他妈的梳妆台前,照着网上的视频教程一步一步的给自己画了个小烟熏妆,背着书包出门了。

李英超站在一众小女生里高出来一块儿,实实在在的演绎了鹤立鸡群。他还不敢喝酒,到前台神经兮兮的要了杯温牛奶,酒店老板连瞅了他好几眼。

他身后的那帮女同学突然开始尖叫了,李英超扶了把桌子转过身去,台上坐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,他的声音温柔的要死,途经好几条电线从劣质音响里传出来,有种谜一样的年代感。

他抱着吉他,酒吧的光线真的不怎么样,李英超看不清他的脸。直到抱着吉他的人抬起头来,望向李英超的方向。

“诶?”很奇怪,台上绵长的歌声戛然而止,只剩背景音乐还在膈应人的播放。

他被发现了。

评论(1)

热度(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