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快乐

【洋灵】校服 下

开头那段是我突然蹦出来的脑洞,码这文的初衷就是为了那一段,结果发现没法用了…我就改了一下强行插入。














李振洋草草结束了这一首就扔下话筒不唱了,他站在门口朝李英超勾了下手指,也不管人家看没看见跟没跟上来就自顾自的走出去了。所幸李英超眼神好使,匆忙跟上他的脚步。


酒吧挨着那家早餐店,李振洋站在紧闭的蓝色卷帘门前面,有点儿幼稚的说:“小老弟,你怎么鸽我?我苦苦等待了半个来小时!”李英超挠了挠头:“作业太多了,今天早上才写完…”


李振洋转了圈眼珠儿,“也成。那你他妈的、”李振洋揣着兜,一步一步逼近,“为什么、”再逼近,“来酒吧?”李英超被一大片阴影笼罩住,抬头只能看到李振洋漂亮的鼻尖。


李英超心虚了,他偏过头,声音越来越弱:“那,这儿不是挺好的嘛…也没坏人,还遇见洋哥你了呢。”李振洋退后一步,盯着他沉默不语,然后弹了他一个脑瓜蹦。


“哎呦!嘶…”李英超的脑门瞬间被弹红了一块儿,他眼里泛着泪光嘶嘶哈哈的去揉脑门,罪魁祸首率先一步把他搂住。


李英超抬头看人,那点儿闪烁的泪光晶晶发亮,眼角是不大明显的眼线,一双鹿眼可怜兮兮的盯着李振洋。


操,还挺他妈的好看。


----
李英超上课百无聊赖的把一只中性笔转出了花,正开心于自己研究出了新的转笔方式时被班主任叩了叩桌子。


班主任指了指班级的最后面,李英超抓着那只笔乖乖的过去罚站,还继续苦练刚开发出来的转笔方法,浑浑噩噩的挺到了放学。


他穿着校服背着书包一路蹦蹦跳跳的到了岳明辉的酒吧,把书包潇洒的扔到沙发上,然后吸足了气喊:“岳叔————”


岳明辉低低的应了一声,垂头丧气的给他倒了杯温牛奶。


他把牛奶放到小孩儿面前,惊奇了一下:“嗬,学习呢?”李英超骄傲的昂起头:“这叫温习,我正在…”


厕所传来一阵冲水的声音,一听叫人怀疑那根水管会不会爆裂。李振洋懒泱泱的走出来,“你就听他放屁吧,他稳搁那儿抄作业呢。”“你别揭穿我!”李英超气急败坏的用手指指着他,李振洋一步一步走过来把他的手指按回去,把他的手臂放下来,在他头顶转了一圈又一圈,“手感还行,好好学习!”


----


岳明辉的酒吧终究还是黄了,他和李振洋分道扬镳,鬼知道生活的好坏。李振洋靠之前攒的钱勉强过活,每天督促李英超好好学习。


李英超的校服洗了又洗了又洗,鲜丽的颜色逐渐黯淡,胸前的校徽看不清轮廓,他不再去酒吧了,他去李振洋的出租屋,趴在他床上看东野圭吾的小说。有时候看什么东西看笑了,就窝在李振洋怀里笑的一抖一抖的。


李振洋虽然是个穷逼,但有颗rich心。唯一一个租房子还敢号称春浦路首富的男人,有点儿钱就拽着李英超去挥霍了,回过神来还他妈的得吃速冻水饺,嗬,还买不起肉馅儿的呢!


李英超有回吃的乐呵了,就蹭蹭李振洋胸膛,软乎乎的说:“洋哥,我好羡慕你啊…”


李振洋愣了一下,声音柔软又嘶哑:“李英超,你希望过成我这个样?”


李英超的表情被埋没在黑暗里,他似乎对李振洋的情绪很不理解,他说——


“当然了。”


李振洋咬牙切齿:“你他妈有病吧,不寻思带着你洋哥一起策马奔腾要和老子一起穷乐呵?李英超,你哥天天督促你好好学习你他妈的就被带成这个逼样?”


李英超半句话也没说,他清脆的笑了起来,像他那辆破自行车一样烦人又清脆。


接下来发生的事儿,就是使李振洋措手不及的了——李英超给了他一个,和他那件洗的破烂的脱色校服一样的、晦暗不明的吻。他只轻巧的点了一下,却让空气的味道瞬间变了质。


李英超穿着李振洋那件深蓝色的棉服,一蹦一跳的走了,只留木子洋一个人在变味儿的空气里捂着嘴呆滞。


Whaaaaaaaaaaaaaat?

评论(2)

热度(28)